世界小语言的命运值得关注和重视

 

中国社会科学院 2013年9月9日

徐世璇

 

语言是人类的专利,在世界范围内,语言的种类丰富多彩,根据权威的统计资料1,当前世界上有6000多种语言。数量众多的语言结构规律复杂多样,类型特点异彩纷呈,充分显示了人类精神成果的创造性和多样性。但是在这6000多种语言中,绝大多数都是使用人口不多的小语言,根据《剑桥语言大百科全书》(2000年)的权威作家戴维·克里斯特尔(David Crystal)的统计2,使用人口少于1万人的语言占全世界语言总数的55·1%,超过半数还多,不到1000人使用的语言有1000多种,超过语言总数的25%,不到100人使用的语言有将近500种。但是,语言无论大小,其文化价值都是同等重要的。每一种语言都凝聚着世界各地不同的族群在数千年历史长河中积累的经验和知识,蕴含着独具特色的族源历史和传统文化,是族群源流、发展的历史博物馆,是人类知识体系的组成部分,是各种文化特性的基础和表现形式,是人类宝贵的文化资源和文明财富。

当今时代,语言的生存状况像自然物种一样,出现了日益加剧的衰亡现象,越来越多的语言濒临即将消亡的危机之中,据语言学家估计,在新世纪的一百年中,半数甚至绝大多数的语言将灭绝。正如《关于成立“濒危语言资金筹集委员会”的建议》(1995)中所说的:“超过半数的语言是垂危的,即,不能有效地流传到下一代。”“世界多数语言不仅濒临衰退,而且濒临灭绝。”3

但是,令人奇怪和迷惑的是,作为人类精神产品和知识成果的语言正在我们身边悄然消失,大多数人却毫无察觉,或者虽有察觉却视若罔闻,无动于衷,比自然物种的濒危消亡更加冷漠淡然。这种漠视和冷淡是因为语言对每个人来说就像与生俱来的事物,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又无处不在,实在是太平常,以致意识不到它们存在的意义,还是因为对小语言的价值缺乏足够的认识,对语言多样性的存在着一些错觉和误解?

要正确认识小语言珍贵的文化价值和语言多样性对人类发展的重要性,取决于对语言性质和价值的全面认识。

首先,语言是人类特有的交际工具。作为交际工具,语言的基本职能是满足社会交际的需要,在经济高速发展、文化广泛交融的当代社会,如果人们感到在交际现实中有功能更强的语言可用,就可能选用更好的工具,而放弃原来的语言。这种自愿的语言转用有着复杂的背景和原因,无论是主动地还是被迫地放弃本族语和传统文化,都是一些族群为了发展、进步而付出的代价。

    但是,语言又不仅仅只是一种工具,它同时还是人类所特有的精神产物,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正是这些来源于各个地区、各种族群、贮藏在众多语言中的知识成果,共同形成了人类庞大的知识系统。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种语言都具有丰厚的文化价值,任何语言的消失,都意味着丢失了蕴含在这种语言中的独特的文化,意味着我们正在丧失一部分人类文明的成果。


1)小语言消失意味着语言多样性的减少
     世界语言的多样性为探索人类语言的表达形式和语言能力提供了丰富的源泉:语言中究竟有多少种表达方式和结构类型?为什么有的语言出现那么多复辅音、吸气音,而有的语言完全没有?为什么有的语言用
12个词来表示基本颜色,而有的语言只需要用2个?为什么在有的语言中涉及信息来源的依据范畴至关重要,而有的语言根本没有这一范畴?等等,这一个个问题,对我们的认知提出了挑战,每一种新的语言现象的发现,都使人类对语言这一自身精神产物的认识更加丰富。语言中还包含更广泛的内容:亲属词汇引发社会关系的思考;依据范畴的构成反映了人们观察客观现实的方法,等等。语言的多样性像物种的多样性一样,是人类资源的重要财富。

但是,如果这些语言在我们记录之前就已经消失,我们将永远不会有机会了解到这些语言的面貌和特点,永远不会发现这么多样的表达方式和独特现象。例如,如果语言学家没有及时调查并描述以前在高加索山脉的乌别克语,不可能得知人类语言曾有由81个辅音和3个元音构成的这么罕见的语音系统;如果图尤卡语在语法范畴被记录之前就消失了,我们永远不可能获得含义那么复杂的语法依据范畴。人类各种语言中有这么多新鲜独特的表达方式,如果只关注少数几种大语言,就不可能认识人类语言的广博形式和深邃内容。

 (2)语言消失意味着历史连接的中断

    语言保留历史,任何一种语言都是使用它的群体的谱系。我们依靠语言了解历史。听神话传说,读历史故事,保存祖辈遗留的谱牒,从中了解族群的源流和家族的承继关系。一旦母语消失,就意味着这个群体同过去的连接中断,无论多么久远的历史,也随之消逝了,而成为对传承延续一无所知、不知从何而来的孤立的存在。更为严重的是,世界上没有传统文字、书面记录的语言如此之多,在语言总数中占到一大半,这些语言如果消失,对于人类就意味着失去大部分自己历史的记忆,人类的源流历史将出现严重的缺失。

  3)语言消失意味着一部分知识的丧失

世界各地族群对当地独特的动植物物种和生态环境的认识,都积累和保存在他们的语言之中,语言中蕴含着各个族群丰富多彩的认知成果和经验结晶,有对于海洋,山地,热带丛林,高寒极地等各种生态环境的广博知识,有关于动植物物种,矿产资源,土壤种植,采集渔猎,医药卫生,天文地理的丰富经验,例如,太平洋岛屿的土著语言蕴含着很多当代世界尚未了解和掌握的海洋生态环境的知识和管理经验;山地民族对山区种类繁多的鼠类、蜂类动物有精细的区分和独特的命名;草原游牧群落对马、牛、羊等牲畜的指称细致到性别、年龄等等的区别;北方语言中用于各种形状的冰雪专有名称丰富多样。每一种语言的消失都会使得很多宝贵的知识成果随之丧失,造成人类知识财富和文明成果宝库中的严重损失。

 (
4)语言消失意味着族群特性的丢失
 

语言是族群最重要的表征和特色之一,每种语言都是母语群体的思想、文化和历史的宝库,最充分、贴切地记录、表达、体现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其中既包含各族群共有的普遍内容,又富有各族群特有的个体差异。虽然一些语言幸运地保存下了书面文献,但是更大量的口头语言不能通过书面形式将传统特性留存下来,口语一旦消失,将无可保留地带走语言中所蕴藏的整个群体的精神成果和文化特性。

语言消失的现象不始于今日,很多古代语言在时代浪潮的冲蚀下从现实世界销声匿迹,这种文明倏生倏灭的历史过程长期来不为人们所注意。现在对贯穿于人类历史长河之中的语言濒危现象引起关注,是一种觉醒和进步,人们认识到语言是文化的基础和重要的组成部分,语言的大规模消失是人类文明成果的重大损失,不应该抱无所谓的消极态度听之任之,而应该作为人类共有的文明成果予以关心和珍惜。

 

 

注释

1,   Grimes,B.F. (ed), Joseph E. Grimes (Consulting ed.): Languages of the World: Ethnologue.(Fourteenth Ed.) SIL International Dallas, Texas.

2David Crystal: Language Death.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3, 同上。

4Mithun, Marianne.: The significance of diversity in language endangerment and preservation. In Grenoble and Whaley (eds.). 1998.


                            

Back >> [ Home ] [ Sino-Tibetan ]